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


美文 | 遠山的呼喚

2019-10-29 10:55:19   來源:西藏日報   作者:納穆卓瑪

高原上沒有一座山是孤立的,一座山脊連著另一座,綿延至千里,像天空一樣古老而年輕。每當孤獨或喧囂淹沒我的時候,我就會習慣性地抬頭看一看遠處靜默如初的群山。

  一個從小被群山環抱的人,不知不覺中早已與山建立了深厚的情感。在高原,無論走到哪里,山都會一直陪著我遠行,像親人的溫暖。在內地,相較于其他城市,我更喜歡山城重慶。我只要從小城走到高處,就會一眼望見綿綿青山,他們從遠處向你遞來親切又簡單的問候。

  在拉薩,同樣的山在不同的季節里,會給我不同的感覺。比如:我家窗前正對面的郭嘎拉。雨水開始的季節里,它像羽翼逐漸豐滿的小鳥,在雨中歡快地披上輕盈的綠衣裳時,我也開始覺得自己的身體從里到外越來越輕盈了起來,柔和了起來,仿佛被漫長的冬季裹挾一身的疲倦和浮躁,連同山上的積雪一起一點一點地融化在溫暖的春風里。到了飄雪的季節,眼看著它的頭頂染白,山脊更加嶙峋,瞬間蒼老的樣子,又讓我陷入片刻的悵然。恍惚間看見山上的一草一木都嚴陣以待,和越來越蒼茫的大地一同準備迎接漫長的高原冬季。更多的時候,是陽光在無聲中刻畫著它的骨骼。這時,郭嘎拉每天放牧著一朵又一朵安靜的白云。它的影子行走在清澈的拉薩河面上,像一位衣袂飄飄的朝圣者。

  是的,我時常看著遠山發呆,以至于后來到了城里工作和生活之后,仍保持著小時候的一個喜好——爬山。這么多年來,我已經爬遍了拉薩周邊的大部分山。當然,每次跟親戚朋友們分享自己爬山的快樂時,我絕不會說出登山這兩個字。因為,我覺得登山兩個字充滿了人們要征服什么的意味,它的后面總應該還有什么登頂之類的字眼相配才行。何況我從來也沒有征服過哪座山的頂峰。我對群山總是抱有敬畏之心。特別是像神圣的岡仁波齊那樣,山頂終年被積雪覆蓋,至今沒有被人征服。

  秋天的拉薩,天空藍得像剛剛被擦拭干凈的瓷器。白云開始行走在更高更遠的地方,仿佛人間的雨水都要被他們帶走了。更凜冽的秋風抵達高原之前,河谷深處的青稞早已收進自家的糧倉。此時的群山褪去塵世的繁華,在萬物日漸枯萎和消退中,顯現出它樸素、蒼茫的美感,此時的我,正是爬山興致最濃的時候。我想看看山上的草木和花朵是以怎樣的姿態在迎接著日漸盛大的秋日。

  據說,拉薩周邊的山都是用“吉祥八寶”命名的,有金魚、白海螺、蓮花、寶瓶、吉祥結、金輪等。小時候在木制家具或壁畫上見過這些寓意吉祥的圖案。到了拉薩,才知道山也可以變成“吉祥八寶”。可見拉薩在人們心中是多么吉祥的地方。想到這里,我時常慶幸自己選擇終老在這座充滿神性的古城,讓自己不至于太理性地活著,因為過分的理性是另一種瘋狂。

  米瓊日是其中一座富有吉祥寓意的山,是我至今還沒爬過的一座山。

  山腳下搭建著貌似倉庫的幾排灰色平房。廢棄的輪胎、水泥碎片、生活廢品等垃圾無處不在。我把車子擱在靠近平房一角的樹下。爬山有兩條路擺在你面前:一條還未被水泥覆蓋的公路從山腳下一直順著米瓊日左邊的山脊,延伸到山上米瓊日寺,深紅色的寺廟在幾點蔥綠的樹林間格外醒目,像一盞燈火點亮在高處;另一條羊腸小路沿著右面的山脊也可以抵達那里。爬山,我自然選擇后面這條路。

  盡管高原的陽光從來都是如此慷慨,可迎面吹來一陣陣山風,我依然感到深秋的涼意。山路并沒有從山下看上去那么平坦,有時必須要抓住前面向你伸出的小小的灌木枝條,以及借助腳下的一塊石頭,才能爬到安全的地方。看著對面新修建的大路上偶爾行駛的車輛,顯然這條小路已經不是更多人的選擇了。因為走的人少了,部分路段已經坍塌,你只能試著找出一截更安全的路線。不過這樣的困難,并不會影響到我的心情。

  一路上彌漫著野花野草的清香,其中,噶丹康巴香草首當其沖。我摘下幾片香草嫩葉抹在指尖后一聞,一股濃烈的香氣直入心底。有時不由自主地讓自己蹲下身子,去端詳路邊的幾朵粉的、紫的、白的小花。仿佛這些可愛的小天使,早已知道你要造訪,都早早涌到路邊來迎接你的到來。金露梅舉著小太陽、翠雀吹著喇叭、清爽的紅景天以及冰心玉潔一樣的綠絨蒿在風里輕輕顫抖著小身子,似乎在向你傾訴內心的歡喜。還有更多的野花,他們隱姓埋名地過著自己的一生,并不在乎誰來辨認他們的身份。在遼闊的大自然里,各自安靜地頂著自己的一片天空,各得其所。讓你從中能細致地感受到一種內在的分寸和尺度,是我們不可以忽略的部分,更不可以輕易地去改變的存在。

  山上的一些靈物會替你說話,比如:米瓊日上我遇見的野薔薇上接滿的紅果,飽滿的葵花大薊,以及吹著牧歌的翠雀。如果遇見了他們,就等于遇見了自己的童年。我的出生地仁布很小,像一粒青稞一樣長在喜馬拉雅山脈的縫隙里。相較于許多村落,峽谷間的故土土地很少,但是陽光和雨水充沛,擁有難得的小氣候。每到春天,山的一面一樹一樹的桃花像雪一樣最先開滿了山坡。到了夏季,滿山的野果和野花的香氣彌漫整個山谷,我和我的伙伴們各自兜里揣著各色果實來到小河邊沐浴戲水。是的,童年的時光河里,始終流淌著大自然溫和且樸素的氣息。直到現在,它像一盞燈火依然深深地嵌入我的夢里。

  山,爬到一定的高處,就會看盡群峰在無序中對塵世保持著冷眼靜觀的姿態。而此時的我,當一座千年古城像一幅巨型唐卡徐徐鋪展在眼前時,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一番感慨。

  圍繞著紅山頂上氣場獨一無二的布達拉宮,一個充滿傳統和時尚元素的現代城市像初升的太陽一樣冉冉升起。是的,我愿意用“初升的太陽”這個被很多人用舊了的修辭來贊美眼前的景物。因為,它的變化是日新月異的,是一種閃電的速度在替代河谷的舊貌。東城區金字塔式的洲際大酒店、烏孜山腳下寧靜的拉魯濕地、拉薩河上彩虹般美麗的柳梧大橋,以及河對岸盡顯民風的次角林,仿佛他們都站在時光的脊背上,給古城插上了騰飛的翅膀。

  高原上沒有一座山是孤立的,一座山脊連著另一座,綿延至千里,像天空一樣古老而年輕。每當孤獨或喧囂淹沒我的時候,我就會習慣性地抬頭看一看遠處靜默如初的群山。目光有了安靜的落腳處,身體的峽谷里就會騰空飛出一只鷹,發出長鳴時我就會聽到一種呼喚,那應該是來自遠山的聲音。

 

上一篇:神秘的囊謙古鹽泉
下一篇:最后一頁

?
彩22选5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