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0日 星期三


美文 | 秋天的青海湖

2019-10-30 08:58:20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辛茜

秋天的青海湖幽雅、超脫,像天空中飄動的云,舒展、自由、飄逸,這是一種命定的美。忘我,卻不憂傷。

\

青海湖秋色。應紅楓攝

 
  10月后,旅游的過客匆匆離去,歡騰了一夏的候鳥遠赴他鄉。白云翻滾,草木見黃,只有藍色的湖水波瀾不驚,寧靜淡遠,依然與藍天相伴。牧人們更是心如止水,安詳平和,任由思緒隨云隨風飄向遠方。這是秋天的安頓,也是一年中享受安寧的極好時光。

  青稞磨成粉,收進了帳房,裝酥油的“加木熱”一排排堆在角落。行吟的歌手彈著“扎姆捏”四處游唱。贊頌英雄,表達愛情。黃昏臨近,男人默默地坐在火爐邊,身心被日子、牛羊、草原和天空占據,懶洋洋的,女人們則里里外外,井井有條地擦拭忙碌。

  漫長的冬天就在眼前,草地變得堅實硬朗,蕭瑟的風嗚嗚吹過,可生活在湖畔的人并不擔憂。草原人的心大得能容下千丘萬壑,世相更新,秋的夜來風霜,冬的冰雪嚴寒。秋天,雖有不堪的惆悵,可秋天疏朗開闊,從容豁達,其神、其靈、其韻,反而成就了青海湖固有的寧靜致遠,如人格的高與潔,自有脫俗質樸,平靜的風韻。

  清晨,紅色霞光使湖面微紅,牛奶的甜味與霧一樣彌漫在空中。靜靜站立,默默注視中,青海湖的神情,讓人很難揣度。在它面前,人世間的一切功名利祿變得如此黯淡,微弱,渺小。

  300年前,湖畔曾留下倉央嘉措的身影。他一生短暫,卻為我們留下了60多首傳揚頗廣的情詩。多年后,西部歌王王洛賓在大湖北岸金銀灘草原,因與千戶之女卓瑪的一段情緣,創作了《在那遙遠的地方》。晚年時,王洛賓來到金銀灘,想再見見卓瑪,卻沒能如愿。只有這首歌曲,一直像鮮花一樣散發著濃郁的芬芳,回蕩在草原。

  “一片白銀浮白雪,無人知是海心山。”青海湖湖心偏南,距南岸3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孤島海心山。山體由花崗巖、片麻巖構成。一年四季有別,各有美意,夏季如綠色長葉飄在湖面,秋天如白色海螺靜臥于天湖之間。海心山四周環水,遠離塵世,千百年來與塵世隔絕。可漢代時,卻有僧人于冰合時出海取一年之糧而入居,在島上修行,整年不復出。自藏傳佛教名僧、夏嘎巴大師在海心山苦修之后,海心山在教徒心目中的地位更加神圣。更多的修行者來到海心山,期望自己在島上苦修的日子,能讓普天下蒙受精神苦難的人脫離苦惱,保持心地明凈,成為幸福的人。

  青海湖東北岸的沙島,也是秋天的勝地。秋風蕩漾,湖水漣漪,沙丘泛金,黃綠色的蘆葦隨風搖曳,一只只魚鷗腳步輕柔,站在厚厚的苔蘚上,像一位位仙子梳理羽毛。我一直以為,沙島的秋天最美,陽光,沙灘,蘆葦和淡水湖蘊含的生命跡象,甚至沙漠中生存的小蜥蜴,都足以使我們感受、理解生命的意義。

  正午之后,秋天的原野厚重豐滿。此時,草木微吟低唱,滿身秋華,不再驚慌的普氏原羚,終于得以在湖水邊緣和有沙漠的地方來往覓食,早出晚歸。這些因棲息地破碎、種群分割、基因交換困難等諸多問題,僅衍息在青海湖南山、湖東,數量極少,極度瀕危的野生動物普氏原羚,之所以會生活在這里,不至于完全消亡,是因為湖東種羊場與小北湖一帶半固定沙丘和流動沙丘人跡罕至,成了它們的避難所。

  說起來,普氏原羚、青海湖裸鯉和雪豹、藏野驢、黑頸鶴、玉帶海雕、野牦牛才是青海湖真正的主人,唯有它們才能以自然之性,天地造化之功,使這片美麗廣闊的濕地,永遠保持新鮮旺盛的活力,并以它自身的生存智慧,成就青海湖流域豐富的草原文化,詩性般灑脫的魅力。

  秋天的青海湖幽雅、超脫,像天空中飄動的云,舒展、自由、飄逸,這是一種命定的美。忘我,卻不憂傷。

 

上一篇:美文 | 遠山的呼喚
下一篇:最后一頁

?
彩22选5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