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6日 星期三


收獲心的寧靜

2019-11-05 09:40:00   來源:西藏日報   作者:張文恒

用心去做事,你就會耳濡目染,無論是坐在清涼幽靜的小山村,或是下榻城市氣息濃厚的小山城,都會遇到一些“西藏發燒友”,他們對西藏的向往不亞于對大中城市的奢望。

  在西藏,真幸福。

  一天天一月月,收獲內心的寧靜。一年一次回到內地休假,帶著心的寧靜奔赴遙遠的山鄉,身心的適度調整,年年休出新感覺,次次覓得新氣象。

  用心去做事,你就會耳濡目染,無論是坐在清涼幽靜的小山村,或是下榻城市氣息濃厚的小山城,都會遇到一些“西藏發燒友”,他們對西藏的向往不亞于對大中城市的奢望。

  一些人,多年苦心經營西藏之行,年年琢磨西藏之旅,他們談論西藏的話題甚至超過一切,字字句句傾吐著對西藏的神往,更有甚者表露出“此生不去西藏是一大遺憾”之感慨。無論有錢無錢,都在準備著去一趟西藏,以了卻此生這個奢侈心愿。

  是的,不去西藏,怎能知道西藏的神秘?不去西藏,怎能知道西藏的寬廣與博大?不去西藏,又怎能找到內心的寧靜?

  人,也只有經歷了一些事,才會去找一個寧靜的地方好好感受心的寧靜,也只有活出了人生的真諦,才會想到去找一份內心的寧靜,也只有活到了一定的境界,才會想到去西藏接受心靈的洗禮與凈化。

  前蘇聯著名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說:“人的生命似洪水在奔流,不遇著島嶼、暗礁,難以激起美麗的浪花。”

  賢弟李啟才是一位向善從善、尊老愛幼享有盛譽的熱心人士,他向往西藏多年,因瑣事纏身,直到近日,有陳、宋二位仁兄陪同,終于成行。

  原計劃坐著火車去拉薩,可是,當他們從物華天寶的多彩貴州駕車到達天府之國成都時,快人快語的啟才當機立斷改乘飛機進藏。

  兩個小時的空中飛行,李啟才神采飛揚,豪情萬丈。離開貢嘎機場,不繞道、不在中途停留,徑直朝布達拉宮奔去。

  對一般人來說,身體再好,也會有些許的高原反應,即便是在西藏工作多年的人,回內地待一兩個月再返回拉薩,身體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不適。可是這天,剛到拉薩的啟才如履平地,大步流星,風馳電掣般登上了雄偉的布達拉宮。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在行進中,遇到一位老太太一步一搖,舉步艱難,一種憐憫之心和敬仰之情在啟才心里油然而生,在征得老太太的同意后,啟才擼起袖子弓身背著老太太就往布宮頂上走。一米七一的個子,背著百十斤重的老年人上布宮,即便是在攀爬連接金頂傾斜七十多度的木梯上,啟才也是腳底生風,步伐矯健。最后還贈予老人數張百元鈔表示慰問,這樣的善人善舉,引來不少人圍觀贊揚,在場的人都用手機拍下這個令人感動的畫面,都為啟才的行動豎起大拇指。

  幾天里,他們參觀納木錯、大昭寺、八廓街……豈止是游山玩水?他們收獲的豈是藍天白云、美麗山川湖泊?他們收獲的是對藏族人民的認同,收獲的是心的寧靜。

  圣潔的地方能凈化一個人的心靈,同時需要人們帶著純凈的心靈去接納這圣潔。

  話題又回到休假。秋雨綿綿,落葉在空中盤旋。走在面貌一新的鄉間大道上,心中滿溢的是喜悅、激動和自豪。村莊的綠化、河道的凈化、路燈的亮化……徹底改變了農村“臟亂差”現象,鄉風文明、村容整潔、生活寬裕,從內心而言,我羨慕精準扶貧后村莊的物質生活,更仰慕村民內心充滿的那份幸福感。

  有時候我們會冷靜地問自己,我們在追求什么?我們活著為什么?在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得到滿足的同時,人們追求的是一份內心的寧靜。

  休一次假,看到很多,特別是城市的發展變化、鄉村的面貌更新,收獲滿滿的喜悅,更多的是心的寧靜。

  當然,云游西藏的人,是另一種收獲。

  有的人為了去看風景,收獲的是風景。長槍短炮,折騰回來的是彌久的記憶,能讓人視覺一新,收獲的是一種體驗。

  有的人是為了鍛煉自己,收獲的是成長。十年前,一位著名畫家的孩子在上海讀大學,利用暑期從上海騎自行車到西藏。為何這般苦行西藏?回答干脆利落,向往西藏,體驗西藏,鍛煉自己。常年累月,類似的進藏騎行者不乏其人,不計其數。

  有的人是為了遠離城市,收獲的是安靜。曾經一位友人推心置腹地說,他工作和生活的環境太繁雜,吵吵嚷嚷,沸沸揚揚,總讓人不能心靜,甚至到“煩死了”的地步,他每年都會利用短暫的假期去一趟西藏,以求心平氣靜。

  晨風夕月,麗日藍天,大自然處處是美景,怎奈大多世人忙忙碌碌,無心留意,一旦懷揣一顆恬靜的心,忘情山水,樂觀豁達,何愁沒有安寧與平和。

上一篇:深山尋甘泉
下一篇:這些線路帶你玩轉三區三州

?
彩22选5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