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02日 星期三


中國“藏醫藥浴法”的申遺之路

2019-01-02 11:51:25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羅旭

2018年11月28日,一個喜訊從遙遠的毛里求斯共和國首都路易港傳來——“藏醫藥浴法”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至此,中國共有40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入選世界非遺相關名錄。

  2018年11月28日,一個喜訊從遙遠的毛里求斯共和國首都路易港傳來——“藏醫藥浴法”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至此,中國共有40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入選世界非遺相關名錄。

  作為我國傳統文化百花園中的奪目花朵,以中國“藏醫藥浴法”為代表的藏醫藥文化在雪域高原傳承了3800余年。“‘藏醫藥浴法’申遺成功,不僅能讓世界上更多的人關注藏醫藥文化、接受藏醫藥文化,也讓全人類共享藏醫藥文明成果成為可能。”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總干事鄭堆表示,“藏醫藥文化走出高原,走向世界的時代正在到來。”

  1.艱辛而又漫長的申報之路

  2018年11月28日晚,西藏自治區拉薩市,西藏藏醫院院長白瑪央珍、西藏藏醫藥大學教授央嘎、西藏藏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院長多吉仁青、西藏藏醫藥大學副教授明吉措姆等藏醫藥界人士不約而同地聚在一起。忐忑不安的他們,心思早已飛到萬里之外的毛里求斯。當地時間16時32分,中國申報項目“藏醫藥浴法——中國藏族有關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識與實踐”進入審議程序。審查委員會在前期審核過申報文件的基礎上,直接建議將此項目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并把項目申報文本推薦為范例。委員會決議指出,該遺產項目“凸顯了有關自然界和宇宙的傳統知識的重要性,提供了人類與其環境間可持續關系的積極例證”。

  消息傳到國內,白瑪央珍等人激動不已,相擁而泣。白瑪央珍說,自2015年年底啟動申報工作以來,夜以繼日地緊張工作,申報方案無數次推倒重來,提交方案后的牽腸掛肚,“在這一刻,終于得到了回報”。

  2015年年底,時任西藏自治區衛計委藏醫藥管理局局長的白瑪央珍緊急受命,參與藏醫藥項目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申遺工作。雖然有央嘎、多吉仁青、明吉措姆等藏醫藥專家的協助,白瑪央珍還是覺得一籌莫展,她說:“申報世界非遺是一個專業性非常強的工作,而我們當時什么也不懂,雖然很快也拿出了好幾套文本,但自己都覺得不太規范。”

  2016年夏天,困頓中的申遺團隊向多方求助,原文化部向他們鄭重推薦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領域專家、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巴莫曲布嫫。“有了巴莫曲布嫫老師的加入,我們的申報工作才開始真正走上規范的軌道。她的指導和把關,讓我們少走了很多彎路。”白瑪央珍感慨地回憶道。

  2017年2月3日,春節假期過后的第一個工作日,申遺團隊把包括申報文本、申報片、照片、知情同意書在內的完整申報材料提交給原文化部。原文化部又組織專家團隊對申報材料進行了全方位修改、完善,并完成了翻譯工作,并在2017年3月31日截止日期前,將材料及時提交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申報過程中,我們還得到了中央統戰部、原國家衛計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等多個部門的大力支持。”白瑪央珍說,“我們深深感到,有了強大的國家做后盾,我們才能有底氣到世界舞臺上去展示、競技。”

  2.為什么是“藏醫藥浴法”

  在中國西藏的雪域高原上,藏醫藥文化傳承數年,是個很廣泛的學科體系,為什么只以“藏醫藥浴法”項目申遺?為什么不能是百姓們同樣很熟悉的“藏藥炮制法”“藏醫藥處方”和“藏醫外治療法”等項目?

  “最初啟動申報工作時,只定下是藏醫藥項目,大家不約而同地想到要以‘索瓦日巴’(藏語,意為‘藏醫藥學’)為名。”白瑪央珍介紹,申報團隊先后列出了多個圍繞“索瓦日巴”的申報名稱,分別是“索瓦日巴——藏族生命認知與實踐”“索瓦日巴養療——藏族人對維護和調節身心平衡的認知與實踐”“索瓦日巴傳統知識與實踐”等。

  “申報團隊里多是藏醫藥專家,只知道如何突出藏醫的獨特功效,卻不了解在聯合國申遺的規則。”央嘎說,“幸虧巴莫曲布嫫老師反復提醒我們,世界非遺項目申報工作一定要突出文化視角,不能只強調醫技醫法。”

  原來,按照2003年10月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32屆大會上通過的《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規定,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申請分為五類:一是口頭傳統和表現形式,二是表演藝術,三是社會實踐、儀式、節慶活動,四是有關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識和實踐,五是傳統手工藝。此外《公約》還規定,申報項目必須是申報國國家非遺保護名錄里的已有項目。

  “這意味著,如果我們堅持以藏醫藥學整個學科的名義申報,就無法列入五種分類之中,而不符合《公約》規定,是注定不能申報成功的。”央嘎回憶說,大家意識到這個問題后,迅速調整了申報方向。

  經過多方論證,“藏醫藥浴法”開始進入大家的視線。藏族群眾在大自然中用溫泉、河水沐浴祛病是“藏醫藥浴法”的最初源起。如今,各地藏醫院使用的藏醫藥浴分為水浴、蒸浴、敷浴三類,其藥物均取自自然,是天然礦泉浴和沐浴文化的延續,體現了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族先民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也是以《四部醫典》為代表的傳統藏醫理論在當代健康實踐中的繼承和發展,又在中國國家級非遺保護名錄里。“申報團隊很快就達成共識,一致同意以此為申報項目。”央嘎回憶說。

  沒想到,確定申報名稱的過程依然很艱難,專家們幾經論證和推敲,才將“藏醫藥浴法”歸納為“中國藏族對生命疾病健康的認識與實踐”,嚴格符合了《公約》規定中第4類“有關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識和實踐”的要求。“在獲得了原文化部專家組的肯定與支持后,我們最終確定,以‘藏醫藥浴法——中國藏族有關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識與實踐’的名稱參與申遺。”央嘎說。

  3.揭秘古老的“藏醫藥浴法”

  那么,“藏醫藥浴法”到底是怎樣一種療法呢?

  北京藏醫院藏醫藥浴科主任王多吉介紹,“藏醫藥浴法”最初是民間的醫療經驗,已在青藏高原上傳承了3800多年。藏醫古籍《四部醫典》第四卷“后續部”第23章專門有“藥浴”一章,認為“凡是四肢強直、瘰疬、疔瘡、新舊痞傷、腫脹、駝背、骨內黃水病、一切隆型疾病等,都可以用藥水浸浴療法施治”。

  作為藏醫藥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藏醫藥浴法”以青藏高原的雅礱河谷和宗喀山脈的藏族農牧區為集中傳承區域,廣泛流布于西藏和青海、四川、甘肅、云南等地的藏區,為保障藏族民眾的生命健康發揮著重要作用。在當地,“藏醫藥浴法”已被社區、醫療機構及寺院、學院廣泛使用和傳承。經國務院批準,“藏醫藥浴法”相關項目于2008年和2014年先后兩次被列入中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科研辦國內協調處處長達瓦次仁曾經因外傷造成全身關節浮腫發炎失去行動能力,求醫數年無果,最后依靠“藏醫藥浴法”才得以痊愈。他深有感觸地說:“‘藏醫藥浴法’得以傳承千年并蓬勃發展,重要原因就在于其有無法替代的獨特功效。”

  王多吉表示:“隨著生活品質的提升,藏藥浴作為一種既有良效又無創的外治療法已日益受到人們重視,必將為人民健康作出更大貢獻,也必將成為帶動藏醫藥文化弘揚發展的新引擎。”

  4.切實履行申報時作出的鄭重承諾

  2018年11月28日,在路易港,中國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間委員會第13屆常會中國參會代表團團長張旭表示,中國“藏醫藥浴法”列入聯合國非遺名錄有助于提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可見度,提高民眾對其重要意義的認知,促進不同民族關于生命健康和尊重自然的對話,體現了人類與環境之間的可持續關系。

  “‘藏醫藥浴法’申遺成功,對藏醫藥工作者來說,既是一個共享喜悅的時刻,更是一個新的起點。”北京藏醫院代理院長仲格嘉強調,“世界非遺項目不僅僅是一項桂冠,更是一種責任,全體藏醫藥界從業者都必須擔起進一步確保‘藏醫藥浴法’的存續力、傳承和弘揚藏醫藥文化的責任,努力讓世界共享藏醫藥文明成果。”

  為確保“藏醫藥浴法”的存續力,增強其傳承活力,在原文化部的領導下,由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作為協調單位,西藏自治區文化廳作為牽頭單位,協同相關社區、群體于2015年9月成立保護工作協調小組,聯合制定了《藏醫藥浴法五年保護計劃(2019—2023)》,實施協同保護與發展行動。

  “2018年5月,《四部醫典》入選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從2019年開始,我們將與西藏自治區和國家檔案局共同努力,推動《四部醫典》入選世界記憶名錄的各項準備工作。”白瑪央珍表示,“我們將組織人員,整理推薦更多藏醫藥相關項目納入省級和國家級名錄,為進一步傳承和弘揚藏醫藥文化創造更好的條件和氛圍。”

  在2018年12月14日舉行的“藏醫藥浴法”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保護工作座談會上,文化和旅游部部長雒樹剛強調,要高度重視“藏醫藥浴法”的保護傳承,推進相關法規的制定,加強資源普查、記錄、建檔和學術研究,通過培訓提升傳承實踐能力,提高青少年保護意識,尊重、支持相關社區、群體和個人廣泛參與實踐,確保為廣大人民群眾所享用,并不斷傳承發展,切實履行申報時作出的鄭重承諾。

上一篇:鄭堆:向世界展示藏醫藥文化的神奇魅力
下一篇:最后一頁

?
彩22选5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