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10日 星期五


藏族天文歷算的奧秘

2019-05-10 13:40:50   來源:西藏商報   作者:央金 趙越 韓海蘭

公元7世紀,吐蕃王朝建立后,統一了文字,確立了法典,頒布振興藏醫和歷算等一系列政策。從內地,以及當時的印度、大食等鄰近國家吸收了先進的醫學和歷算學內容,充實到西藏的天文歷算中來,從而使藏醫學和天文歷算學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和發展,在此時期,從漢地引進生肖、五行推算法等知識,在結合古老的自然陰歷、自然陽歷及七曜歷基礎上,發展為獨特的陰陽合歷歷法。

  公元7世紀,吐蕃王朝建立后,統一了文字,確立了法典,頒布振興藏醫和歷算等一系列政策。從內地,以及當時的印度、大食等鄰近國家吸收了先進的醫學和歷算學內容,充實到西藏的天文歷算中來,從而使藏醫學和天文歷算學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和發展,在此時期,從漢地引進生肖、五行推算法等知識,在結合古老的自然陰歷、自然陽歷及七曜歷基礎上,發展為獨特的陰陽合歷歷法。

\

\
整理 圖/記者 李海霞

  據《青史》記載:朗日松贊時期,從漢地傳入醫學和歷算。尤其是藏歷鐵牛年(公元641年)文成公主入吐蕃時隨行帶著許多天文歷法的經典,與此同時,將四名藏族青年派往長安求學,學習了《九部續》、《三部釋解》等算學經典,并譯成藏文,對吐蕃的天文歷算學產生很大的影響。在西藏傳播最廣的有:五行計算法、十二生肖記年法、八壽六十、八卦九宮、二十四個節氣、牛算等。

  11世紀從印度傳入《時輪經》歷法,同一時期波斯的班智達達互貢布入藏,著名譯師卓希繞扎同他合作翻譯了《時輪續文釋解》。翻譯 《時輪釋解》的時間恰逢火兔年,故印度的“繞瓊”之推算法開始傳播,并取代了西藏原有的“瓊日”推算法,延續使用至今。“繞瓊”的推算法是以鐵、木、 水、火、土(加以陰陽區別)與十二地支相配合,六十年一輪,即為一繞瓊。如第一繞瓊的第一年(公元1027年)為陰火兔年,到現在已傳為第十六繞瓊了。這一推算法與農歷相似。

  《時輪經》傳入吐蕃以后,雖然藏地仍有多種多樣的紀年、年首設置及閏月設置方法在流傳,但藏族天文歷法的計算基本是依據時輪歷的。由于藏傳時輪歷既有藏族古老歷法的基礎,又從漢族地區不斷吸收有用的內容予以調整和完善,所以它在時輪歷的基礎上又有新的發展。公元1687年,著名的大學者第司桑結嘉措對西藏的天文歷算做了認真細致的研究,吸收了漢族和印度歷算的合理部分,結合本地區的實際,創造性地編著了《白疏璃》一書。該書分別敘述了編定歷書的規模、項目和內容,并逐月繪出固定的表格模式,對西藏的天文歷算發展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天文歷算學在藏族人民的實際生活中應用范圍很廣,如授時、編制歷法、測定方位等。其內容不僅僅是探討天體運行和大自然變化的規律,而且還探討疾病的診斷治療與季節氣候變化的密切關系(學習者有兼學醫、算的傳統,至今西藏天文歷算研究所還隸屬藏醫院領導)。藏歷的另一個重要內容就是氣象預報。藏族古代就發明了許多氣象預測方法,如通過觀察植物、動物、河水、星體、冰床、云的顏色和形狀,風的方向等來判斷氣象變化;通過對狐日、鳥日、正日、觜日、兩至日、室壁日、白膠日等期間天氣狀況的觀察和分析,結合獅座圖、烏龜圖以及五星運動值等預測來年天氣狀況,諸如有無雪災、冰雹、霜露、旱澇及地震等自然災害。又根據野鴨、杜鵑鳥、戴勝鳥、大雁、烏鴉、燕子等候鳥的季節性活動時間來安排西藏各地的早、中、晚播等農事事宜等。這種方法至今仍然廣泛使用于廣大的農村牧區。

  此外,藏歷還包括五行、七曜、八卦、九宮、十二生肖、二十四節氣、六十周年、春牛芒神、韻律占、身命氣云、堪輿風水等等依附的內容。

  與農歷比較大的差別是,藏歷產生于氣候特殊的高原地區,因此為適應當地氣候特征也有一些特別的地方,它并沒有采用簡單的歲月平分法,而是依“日宿”(即太陽所在位置)定點進行推算,將數據與藏族地區各類鳥獸草木變化內容有機地結合起來,以確定節氣和劃分季節。所以,藏歷雖然也劃分了春、夏、秋、冬四季,但同時又根據地域獨特的氣候特征形成了六季劃分法,即:春、后春、夏、秋、冬、后冬。從整體觀察,整個藏區冬季最長,春季次之,秋季再次之,夏季最短;部分高寒地區,甚至無夏季,春、秋二季連接在一起。

  對于藏傳時輪歷法而言,在推算回歸年和朔望月的長度、安排大小月、設置閏月這些最基本的歷法內容方面,都曾吸收了漢族歷法的先進知識而使其更加準確。典型的如以漢族歷法中的“以無中氣之月為閏月”的原則調整時輪歷。在推算過程中以某月的中氣出現在該月的最后一天以定下月為閏月。藏族歷算家稱此為“聰明人的辦法”,而加以采用。當然在實際推算中中氣仍沿用時輪歷的數據,所以閏月的設置仍與漢族農歷有別。

上一篇:探訪梅里雪山腳下特有“舒古尼蘇”文化
下一篇:最后一頁

?
彩22选5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