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小器大樣古藏黑陶

——品多元的囊謙黑陶造型

2019-10-21 09:44:23   來源:青海日報   作者:李懿

囊謙黑陶的造型同樣也是在吸收異域器物造型的基礎上,逐漸豐富并完善的,因此,在囊謙黑陶造型中保留著許多異域藝術文化因素的影子,這是囊謙黑陶造型的重要特征之一。

  泥沙入手坯成樣,靈手塑意具質樸。

  摶器惟宗東西鄰,形有方圓似容珠。

  ————筆者記

  藏族的文化藝術自古就是在吸收犍陀羅文化、突厥文化、尼泊爾古代藝術等多元文化的基礎上形成的。囊謙黑陶的造型同樣也是在吸收異域器物造型的基礎上,逐漸豐富并完善的,因此,在囊謙黑陶造型中保留著許多異域藝術文化因素的影子,這是囊謙黑陶造型的重要特征之一。在玉樹周邊地區,歷史上曾出現過多種造型的陶器,如:在科依·克雷爾干·卡拉,就有公元前3世紀的大型陶酒罐出土;新疆東突厥墓葬群中的陶器多附增加了立體造型的流、整、耳等;在尼泊爾的穆斯塘地區有帶耳的圓底,球形腹的陶罐出土;拉達克列城的墓葬中也有多件敞口、束頸、圓腹、圓底的陶罐出土;在被稱為“犍陀羅文化墓葬”的印度河流域墓葬,出土的陶器包括罐、敞口碗、帶手柄圏足杯、長身球腹杯等等。而這些地方的陶器,器物造型組合簡單,以圓底罐和缽、碗類為主導,而且主流器形都是單耳圓底罐為主,而囊謙地區的黑陶造型在一定程度上,與周邊這些地區的陶器有一定的相似之處,因此,囊謙黑陶造型的演變正如藏族其他的藝術形式,在其發展演變中對周圍異域文化有一定的吸收。

\

  翻開歷史的塵封,西藏地區出土的陶器,造型基本為罐,盆、碗三大類,其造型特點具有端莊優美,質感細膩潤澤,光澤沉著典雅,具有一種如珍珠般的柔雅沉靜之美,罐類陶器幾乎都有寬帶狀耳,耳又有雙、單、大、小之分,一般腹部多圓,底多為小平底。在這些陶器中,陶罐主要是凹底或平底;壺多為長弧頸侈口;盆、碗類器形的造型,腹部明顯為內收的風格,這些代表著西藏新石器時代較高水平陶器,造型特征主要集中在口、徑、足底部的變化上,表現了高原藏族先民高超的造型能力和獨特的審美趣味。而囊謙黑陶的造型與藏族古代陶器的器型、造型變化基本一致,種類有單一到多樣化的趨勢,器形從單純追求實用功能到追求外形的藝術審美特點,造型均有洗練簡潔、具象與抽象和諧統一的特點,可見囊謙黑陶造型在發展中對古代藏區陶造型有著積極的繼承。

  智慧的藏族人民對諸多他民族文化,經過長時期的吸收,形成了本民族自己的文化,同處于中華大地,在藏族文化發展中受漢文化的影響可謂最大。囊謙黑陶的造型變化,也明顯受到了我國西部古代陶文化的影響,藏族藝人對西部古代陶器的造型充分借鑒,形成了具有本地區特點突出的囊謙黑陶造型。雖然囊謙黑陶與甘青地區的古代陶器存在明顯地域性風格差異,但其間還是有著緊密的聯系,在造型形制上大體一致,均呈現出大腹、高足、短頸、敞口等特點;囊謙黑陶中有許多類型的陶器,器形肩部普遍突出,有明顯的肩線,腹部以下的輪廓線幾乎全部弧曲,普遍為平底,頸較粗,肩頭靠上,肩耳或腹耳均在器體高度的二分之一以上等特點,在西部其他地區古陶器中均有出現,整體看來兩地的每件陶器造型上,都是力求既注重實用要求又與粗獷的審美相結合的特點;造型中都繼承著西北地區特有的民族傳統審美習慣;遵循著“實用、經濟、美觀”等原則,因此,在囊謙黑陶的發展演變中對我國西部地區的古代陶器造型有著絕對的借鑒因素。

  囊謙黑陶的造型,根據“物以致用”的設計思想,整體呈現出以實用功能為主的特點。這與囊謙地區的海拔、氣候,當地人的飲食結構等是分不開的,黑陶鍋、陶罐等器物均為敞口短頸的造型,便于取食,而且在這些黑陶上還配有蓋,彌補了食物散熱快的缺點;在酥油茶壺、熱茶爐等器具上也均有蓋子,也是為了防止茶水散熱過快,還起到防灰防塵的作用。藏族人有團糌粑的習俗,黑陶碗采用敞沿、凸腹的造型,便于盛放炒面也便于團糌粑,體現了功能的需求。藏族人喝茶的習俗較普遍,在寒冷的氣候環境中,茶很容易涼,在傳統囊謙黑陶中便有被當地人稱為“暖壺”的黑陶器物,此器物分為上下兩部分組成,下部是一個罐形火爐,罐體內頸上有三個固定的支撐,肩部有生火后便于氧氣進入的幾個小氣孔,上部一般是一個敞口的帶把壺,這樣的造型組合在下面的罐形火爐中燒上牛糞,便可以讓上面壺中的酥油茶一直保持溫度。這些既考慮了器物的質地,又融合了器物本身的實用功能的黑陶,體現了當地制陶匠注重實用轉而為追求實用與審美的統一情結。它的制作工藝即使在現代也是具有很高難度的,顯示出中國古代先民陶器制作工藝的偉大成就。

  在囊謙黑陶中的壺、罐、瓶、杯等器物是以器物的中軸線為基線,兩側外廓線的曲、直、斜、折等變化以及形、量等均是左右對稱的,這種對稱給人一種規范的美感;有些器物的腹、頸、肩部位會對稱地塑設等量等形的耳,也是為了取得黑陶造型的對稱之美。盤、碗等器物時囊謙黑陶中極為普遍的生活用具,這類器物則呈現一種放射性對稱,以盤或碗的中心為對稱基點,分層向外擴散、輻射而構成放射性對稱。兩側輪廓線對稱的造型使黑陶有一種速放急剎的感覺,蘊藏著一種凝聚的力,依力學的最小穩定系數去制造工巧,而只著重依自然感覺來求得最大安定,體現出器物“粗獷奔放”的造型特點,給人一種端莊敦厚,又有陰陽交錯、變幻萬千的神奇雕工,收放合度的總體印象。

  均衡的造型在囊謙黑陶造型藝術中也具有重要意義,在囊謙黑陶的酥油壺、罐、壇等器物,基本都用了倒置梯形的形式,但上下寬差和與高度所形成的比例關系,口、身、底各種形式因素之間的組合構成相對均衡,器型整體由上到下具有非對稱性,表現著相對穩定的造型特點,給人一種安定的感覺,體現出了具有均衡的規律;一些體型較大的罐狀黑陶,主要以儲藏罐和酒甕為主,這些黑陶整體形體雖然在體量上沒有較大起伏,但是器物上半部和下半部連續不斷,沒有外輪廓沒有大的起伏變化,粗拙的造型整體也具有均衡性,達到了勻稱均衡、實用合理的效果。整體看囊謙黑陶尤其注重口沿和器腹的變化,形成一器多式的特點,藝人們常常利用黑陶形體的大小、方圓以及陶器表面的起伏、凸凹、翻轉等變化,恰當地突出了陶器對稱均衡的造型特點。

\

  圓形在造型形式上給人以“美滿”“圓滿”的感覺,能最形象地表達循環、輪回的哲學觀念,“圓”是體現藏傳佛教宗教觀念的特定形式。在藏族人的生活中有很多圍繞“圓”開展的活動,如:轉湖、轉山、轉瑪尼、轉經等,信徒們認為“沿圣跡繞山一轉,可洗盡一身罪孽,轉十圈,可在五百輪回中避免地獄之苦,轉百圈,便可成佛升天”,潛意識中體現藏民族對生靈充滿同情與對佛法的虔誠。在藏族器物中就有諸多圓形造型器物。囊謙黑陶中以圓形為主的造型也是占主要的比例,各種黑陶的腹部、壺嘴均是圓形,不少陶罐和陶壺的造型,基本形狀接近于球體,黑陶的拐角、彎折等位置,藝人們多用弧形采取方圓結合的造型,突出了藝人在制作黑陶時“圓”、“滿”、“穩”的造型追求,給人以質樸、古拙和渾厚的審美感;呈現出一種突出、飽滿和富有彈性、具有力度以及柔和的情感。這也是囊謙黑陶造型中所蘊含的“圓通”、“圓覺”的宗教教義和哲學思想。

  囊謙黑陶作為藏族人民在特定的歷史環境中的生存智慧的代表產物,一直遵循著拙樸穩健的造型傳統,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更具有典型意義上的藏族史前文化的本土特性,但其仍表現出文化的復合性特點。藝術來源于生活,間接表現著創作者和使用者的思想和感情,囊謙黑陶的造型與廣大康區藏族群眾在長期的社會實踐活動密不可分,表達著藏族人民質樸、穩健的個性特點。囊謙黑陶中的甕,一般形體高大,深腹,腹以下漸收為特點;甑則形似盆或罐,深腹,平底,常作圓形;還有各種鼓腹壺、罐等造型在曲直起伏變化中既符合律動美感,又顯得敦實、沉穩;再如各種盆、杯的腹體由小到大,在表現漸變的韻律感的基礎上不失莊重,給人一種“小器大樣”的感覺。

  在囊謙黑陶制品中還有極少仿生的器型,如:黑陶雞形陶盆,整體依照雪雞造型設計,噴口塑類似雞首的造型,口沿兩邊塑兩個小的凸起,似雞的兩翅,整體陶器在似與不似之間,給人充分的想象空間,顯示出了原始藝術家敏銳的觀察能力和質樸的性格品質,也體現著早期文明中藏族人民對母性的崇仰,聯想到承載人類生活的土、照耀人類精神的火,以及滋養人類生命的水。它不僅蘊藉著深厚的農耕文明,而且也閃爍著樸素的詩歌光芒。

  取之泥土,淬火而生。囊謙黑陶從多元的黑陶造型中汲取精華,同時不斷順應時代發展趨勢,不斷革新,創造性地將質樸的原始藝術觀念與現代審美取向完美融合,以其造型獨特、制作精美的特點,在眾多陶器藝術中如黑珍珠一般,散發著獨特魅力。

 

上一篇:淺談阿里普蘭“果爾孜”舞蹈的特征
下一篇:最后一頁

?
彩22选5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