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2日 星期一


香格里拉木碗的千年傳承

2019-12-02 11:06:24   來源:新華社   作者:楊靜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以及迪慶州在木碗非遺方面保護措施的增加,在手工藝人們不斷探索下,具有本地特色的木碗手工藝品開始出現。

\

魯茸卓瑪正在制作木碗。新華社記者楊靜攝

  初冬時節,尼西鄉崗曲河水清澈如碧。窗外江水滔滔,屋內的魯茸卓瑪依舊認真地給木碗勾線,金色木碗在她手中熠熠閃光。

  50歲的魯茸卓瑪是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尼西鄉幸福村的村民,這里有制作木碗的傳統,她從18歲跟著爺爺開始學習藏族木碗制作技藝。如今,她已是木碗的省級非遺傳承人。

  “我們這里的藏族群眾都有一套木碗。”魯茸卓瑪坦言,在當地,群眾每天早上都有吃糌粑、喝酥油茶的習慣,而盛酥油茶的木碗、裝糌粑的木制糌粑盒在大家生活中不可或缺。

  起初,正是這樣的“不可或缺”讓魯茸卓瑪學習木碗制作。木碗制作看起來簡單,做起來并不容易。沒有電力輔助,魯茸卓瑪只能用刻刀一點點挖空木頭制作模子;不用成品漆,她要自己割生漆。

  魯茸卓瑪說,制作一只木碗需要16道工序。尤其是在上漆時,其工藝有特別的要求。“要上四遍生漆,每次上漆的要求都不同。”魯茸卓瑪告訴記者,她們家堅持選用生漆,在上完第一遍土漆后需要上金箔、描藏式圖案,圖案必須由淺到深描兩遍。在上第二遍和第三遍土漆后需要在太陽底下曬干,而上完最后一遍漆以后,就需要在室內陰干,還要不時地灑水,以確保木碗對生漆的完美吸收。

\

魯茸卓瑪展示制作好的木碗。新華社記者楊靜攝

  木碗是當地每家生活的必需品,但由于家家都自己制作,很長一段時間內,木碗銷售存在不少問題。同村的王友貴今年68歲,為把木碗賣出去,自己曾坐著手扶拖拉機到西藏,單程一趟就需要13天。

  王友貴說,那時交通條件很差,多是需要背著木碗、糌粑盒挨家推銷。餓了就捏糌粑吃,困了就在拖拉機上搭個棚子,鋪上棉被就睡了。

  現在看來,當時全靠“地推”的銷售模式起到了一些效果,周邊藏區的群眾對迪慶的木碗形成了一定的認可度:色澤鮮艷、花紋別致、造型美觀、經久耐用。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以及迪慶州在木碗非遺方面保護措施的增加,在手工藝人們不斷探索下,具有本地特色的木碗手工藝品開始出現。

  如今的幸福村,大多數村民都還在沿襲著傳統制作工藝,在一節節木頭上施展他們的“魔法”。“我們不擔心市場,只怕做得不夠好。”魯茸卓瑪說,自己一年只能制作70只木碗及其制品,家里還在上學的女兒也學會了制作技藝。

  不僅如此,到村里來體驗的游客也在不斷增加,美國、英國等海內外游客都到她家來體驗過。給游客講解制作過程、木碗圖騰含義,已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

  “木碗中有我們的文化基因。”迪慶州非遺中心主任趙軍說,幸福村是古茶馬古道的驛站,過去通過馬幫將木碗制品運送到西藏地區,那時的木碗制品基本上就是生活器皿或祭祀用具。隨著對外交往的增加,以及市場需求的變化,木碗傳統工藝逐漸振興,2013年木碗制作技藝進入云南省級非遺傳承項目名錄。

  如今,有關部門出臺了相應保護措施,非遺傳承人不僅有了經費支持,也通過交流項目到外面和大家交流,木碗制作技藝得到更好的保護與傳承。

\

香格里拉藏式木碗。新華社記者楊靜攝

  “市場有了更多需求,但技藝的內涵沒有改變。”王友貴說,自己在家門口就可以銷售木碗,每年帶來的經濟收入在10萬元左右,但大家并未因此向工廠化的制作模式轉變,反倒更加注重木碗的品質。

  正是對品質的追求,讓村民的木碗技藝有了更深層次的傳承,也讓他們制作的木碗成為暢銷品,對脫貧、致富起到重要作用。

 

上一篇:小器大樣古藏黑陶
下一篇:最后一頁

?
彩22选5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