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藏醫學:雪域高原的明珠

2019-12-06 14:49:12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甄艷

藏醫學,藏語稱為“索瓦日巴”,是藏民族以本民族、本地區的自然條件、人文科學為基礎,總結了本民族與疾病進行斗爭的豐富經驗,借鑒了周邊醫學體系的部分醫學知識而創造出來的獨特的醫療體系。

  中國的傳統醫學是世界幾個文明古國中唯一完整保存下來并在持續發展的醫學體系,藏醫學則是這一中國傳統醫學寶庫中的一顆璀璨的高原明珠。

  何謂藏醫學

  藏醫學,藏語稱為“索瓦日巴”,是藏民族以本民族、本地區的自然條件、人文科學為基礎,總結了本民族與疾病進行斗爭的豐富經驗,借鑒了周邊醫學體系的部分醫學知識而創造出來的獨特的醫療體系。

  藏醫學運用土、水、火、風、空五種物質之間的關系來解釋人體的形成、疾病的發生、藥物的性能,以及這三者之間的關系。藏醫學認為,隆、赤巴和培根這三種因素是構成人體的物質,同時又是進行生命活動不能缺少的能量和基礎。在正常情況下,三者之間是平衡和協調的,因而它是生理性的正常的物質。如果三者中的某一種或幾種由于某些原因出現了偏盛或偏衰的情況,原來的平衡和協調狀態遭到破壞,這時身體就處于病理狀態,在這種情況下,隆、赤巴、培根就變成了病理狀態的物質。要想恢復健康,就必須設法糾正偏盛或偏衰的狀態,重新恢復三者原來的協調。

  藏醫醫生運用望、問、切等診斷方法來判斷人體中隆、赤巴、培根的失衡情況,根據綜合分析來選用適當的治療方法。藏醫的治療方法主要有飲食、起居、藥物、外治4種,其中調整飲食和起居的方法作為首選方法,其次才是藥物和外治法的使用。

  對于藥物的認識,藏藥經典著作《晶珠本草》(18世紀)中記載藏藥2294種,分為13類,去除重復后,有近1200味藥物。書中對每種藥物的味、性、效以及用藥注意事項都進行了論述,其中相當一部分為高原特產藥物,有些藥物產于海拔4000米以上。

  藏醫學的形成

  2018年,《Science(科學)》刊出的論文指出,西藏那曲申扎縣一處具有原生地層的舊石器時代遺址——尼阿底遺址發掘出土了大量石制品,證實了古人類在距今4萬至3萬年前就已經活動在青藏高原海拔4600米左右的地區。隨著人類生活和生產實踐的開展,對于生命和疾病的認識也逐漸積累起來。藏醫古籍中有“最早的疾病是消化不良,最初的藥是開水”的記載,這種看法顯然來自人類對火的使用和實踐,是在普遍的生產生活過程中逐漸產生的。此后,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人們對與醫療相關的知識也日漸豐富起來,并進入了一個原始醫療經驗的積累階段。

  7世紀初,松贊干布建立吐蕃王朝。據有關記載,7世紀至9世紀,除吐蕃諸邦部各有所長的醫療傳統外,另有多個不同的醫學學派曾在吐蕃爭鳴,包括西來的希臘醫學、東部的漢族中醫學、南來的古吠陀醫學,以及北與西北而來的阿拉伯—波斯醫學等。可以說,8世紀以來具有完整理論體系和醫療實踐的藏醫學,是將吐蕃諸醫學系統與其他各外來醫學某些成分有機結合而成的。

  公元8世紀末,藏族著名醫家宇妥寧瑪·云丹貢布集藏醫之大成,吸收其他醫學的精華編著了《四部醫典》,并由其第十三世孫宇妥薩瑪·云丹貢布于12世紀將其補充完善最后定稿。

  《四部醫典》,藏文譯名為《據悉》,全書分為四部分,涵蓋了藏醫基礎理論和臨床實踐的幾乎全部內容。第一部《根本醫典》,共6章,記述醫學的總綱,涉及藏醫起源的傳說,以及對人體生理、病理、診斷原則和治療的簡要介紹;第二部《論說醫典》,共31章,介紹人體的解剖構造、胚胎發育、病因、發病的原理、疾病侵入人體的途徑、人的起居行為和飲食、藥物性能、醫療器械以及一些疾病的診治原則,并論及對醫生的道德倫理要求;第三部《秘訣醫典》,共92章,可謂藏醫的臨床學,除了介紹隆病、赤巴病和培根病之外,還依次介紹了臨床各科疾病的病因、癥狀、診斷及治療,其中包括內科、外科、婦科、兒科、皮膚科等多方面內容;第四部《后續醫典》,共27章,介紹藏醫主要診斷方法脈診和尿診,以及湯、丸、膏、散等各種劑型和催吐、瀉下、放血、藥浴等各種療法。

  從此,藏醫學作為一個完整的醫學體系正式建立起來,并在后世不同醫家、不同學派的爭鳴中不斷發展完善起來。目前,《四部醫典》被國際藏醫學界廣泛認可,成為學校必備教材,各種注釋上百種。藏文有扎塘版、德格版、藥王山版、塔爾寺版和北京版等10余種不同的版本,也曾幾經整理,以現代出版物的形式出版。1983年、1987年和2000年,人民衛生出版社、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和西安出版社分別以詩韻體和白話體的體裁,出版了《四部醫典》的漢文全譯本,還先后被譯成英、德、蒙古(全譯本)、日、俄等多種文字。

  藏醫學的傳承與發展

  千百年來,藏醫學在保障藏族人民群眾健康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我國政府高度重視藏醫學的發展,出臺各種民族政策和醫學政策鼓勵和扶持藏醫事業的發展。2017年開始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從法律層面保障包括漢族和少數民族醫藥在內的我國各民族醫藥的發展。

  目前,在西藏、青海、四川、甘肅、云南等主要藏族聚居地區都設有藏醫醫院,同時設有專門管理藏醫藥的衛生行政機構。西藏自治區藏醫院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指定的民族醫臨床研究基地;西藏藏醫藥大學和青海大學藏醫學院設有全國藏醫博士學位授予點;199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公布了《藥品標準·藏藥》;2016年,作為名詞標準規范的《藏醫藥學名詞術語》正式公布。在黨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藏醫的醫療、科研、教育、文化、產業等方面都得到了飛速發展。

  2018年5月,藏醫藥代表性著作《四部醫典》進入《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2018年11月,“藏醫藥浴法——中國藏族有關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識與實踐”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這一切都充分表明,今天的藏醫學已經在國際舞臺上被世界廣泛認同,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重視與尊重。

  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藏醫學這顆根植于雪域高原的閃亮明珠步入了大發展的新時代,也必將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與活力。

  (作者系中國中醫科學院中國醫史文獻研究所民族醫學研究室主任)

上一篇:香格里拉木碗的千年傳承
下一篇:最后一頁

?
彩22选5玩法说明